人生馬拉松——等那一天 報仇雪恨

  香港人,從來未如此期待選舉。

  我有個認識了幾十年的好朋友,不太看報紙,看都是看娛樂新聞,誰嫁了富豪?誰包了二奶?她都比我熟。手機分享來的訊息,不是哪裏開了新火鍋店,就是哪間航空公司在做機票優惠,最多是傳一些健康訊息、生活小智慧……政治,從來不是她那杯茶,她曾問我:「民建聯是不是長毛那個黨?」可想而知,她是那種從不投票的典型香港人。

  然而,透過這五個月的暴徒特訓,她成了政治專家,每天不斷傳我新聞訊息,幾千字講顏色革命的評論、一小時講共產黨怎走過來的視頻,我奇怪,她竟然看得明。五個月前一個連張建宗是誰都講不出的政治盲,今日,竟比我這個天天寫評論的人更熱衷政治。

  這兩星期,她不斷傳我投票的訊息,我問她:「你終於投票了?」

  「這是我唯一可以反抗暴徒的方法!」她說。

  每天上班,她要摸黑出發,因為你永遠不知道路上會有甚麼狀況。看到港鐵站修好砸爛,再修好又再砸爛,氣在心頭,卻連多看一眼也不敢。這陣子看到暴徒把香港變成伊拉克,更是火山爆發。鬱結太久、太多,她說,就等那天,十一月二十四日,報仇雪恨。

  香港人從嚮往民主,到害怕民主,這半年,更精采地給全世界人示範民主原來可以很敗壞、極醜惡。現在民主對香港人來說,只剩下最後一個優點,就是投票。把你的態度,用一個不記名、沒人知道的方式,放進票箱。

  今日香港遍佈黑色恐怖,說一句不一樣的意見,就可以頭破血流、甚至烈火焚身、或者生意盡毀。市民敢怒不敢言,惟有熱切期待這一天,用選票,去給暴徒還以顏色。

  對選舉,真的,我們從未如此期待過。



屈穎妍

hd 六肖公式规律